财神国际官网登录-财神国际棋牌游戏平台网站(彩世界)
做最好的网站

中国和东瀛联合证明,周总理的对日外交

时间:2019-11-01 19:04来源:财神国际官网登录
周恩来的对日外交:动员梅兰芳到日本演出 (《中华魂》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核心提示 :1972年9月,上台执政仅两个多月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为何要在尼克松访华之后

周恩来的对日外交:动员梅兰芳到日本演出

(《中华魂》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核心提示:1972年9月,上台执政仅两个多月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为何要在尼克松访华之后、中美正式建交之前匆匆访问中国,并在访华期间与中国实现邦交正常化?在田中首相访华以前,又是谁充当了类似基辛格这样的角色,他是田中授权的“特使”,还是冒牌的?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谈判过程中,又有哪些细节值得玩味?

图片 1周恩来与田中角荣会谈

周恩来鼓励梅兰芳:“你去一定会引起轰动。让日本人民也看看中国的文化。只有你去最合适,这样才能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民间往来。”

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饮水不忘掘井人”,在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的同时,应了解中日关系三个政治文件的第一个开创性奠基性文件——实现邦交正常化的周恩来总理与田中角荣首相签署《中日联合声明》的谈判细节。当时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许多细节没有公开发表。现根据解密的谈判记录当事人的回忆等史料梳理如下,以飨读者。

图片 2

让日本大为尴尬的美国外交行动

在50年代中日官方关系一时难以进展的情况下,周恩来贯彻我党对日工作总方针,提出发展中日关系重点在民间的观点,力图通过开展国民外交、经贸联谊、渐进积累,来争取和影响日本人民,以期为两国关系正常化创造有利条件和牢固基础。

周恩来总理抓住日本政局变化的时机

周恩来与田中角荣举杯庆祝中日建交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从中、日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及亚洲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的大局出发,提出了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目标。然而,战后的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1952年4月,吉田茂政府同台湾当局缔结了所谓的“和平条约”,宣布建立所谓的“外交关系”,公然对新中国进行挑衅,为中日邦交正常化设置了严重障碍。

为取得良好的外交效果,周恩来动员梅兰芳到日本去演出。梅兰芳因为对日本军国主义深恶痛绝,所以不想去。周恩来亲自做工作,请梅兰芳和老舍等人一起吃饭。席间,他特别指出,两国人民的交往,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是有根本区别的。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受害的不止是中国人民,日本人民也身受其害。周恩来鼓励梅兰芳:“你去一定会引起轰动。让日本人民也看看中国的文化。只有你去最合适,这样才能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民间往来。”

据时任外交部长、负责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准备工作的姬鹏飞在《饮水不忘掘井人——中日建交纪实》一文中的回忆,在日本舆论界和自民党内掀起批判佐藤荣作首相对华外交失败和落选的浪潮中,对被迫无奈、行将下台的佐藤所表示的拟同我国进行邦交正常化的谈判,周恩来明确表示置之不理,如果一位继任的对中国友好的新首相,准备解决中日关系问题,“能到北京当面谈,一切问题都好商量。”

本文原载于《文史博览》2012年第5期。

在此情况下,中日关系不得不从民间入手,“民间先行,以民促官”,大力开展民间外交,以“渐进积累”方式为两国关系正常化创造条件。此后,中日两国的民间贸易和文化交流不断发展起来。日本人民要求恢复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呼声也日渐高涨,从而为两国关系在20世纪70年代取得突破打下了群众基础。

1972年7月,上海舞剧团赴日本访问演出。访问结束,日方建议中方人员乘日航包机从东京直飞上海。对此,团长孙平化向国内提出“没有必要乘日航包机”的报告。然而,周恩来对“日航包机”问题却有他深入的考虑。他批复道:“不对,很有必要,这是政治!”并专门指示上海市政府:“为此做好准备,对孙平化率舞剧团回国作盛大欢迎。对日方机组的接待不能次于美国机组。”周恩来一系列的周到安排,不仅是对有意访华的田中首相做出表示欢迎的政治姿态,实际上也是为不久可能访华的田中专机进行试航。以“日航包机”为契机,中日间的航线事实上已经打通。

1972年7月7日,日本佐藤内阁下台,田中角荣接任首相。当天,田中发表声明说:“在动荡的世界形势下,应该加快实现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正常化,强有力地开展和平外交。”

让日本大为尴尬的美国外交行动

1971年7月15日上午,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开完内阁会议,刚要走出会议室,他的秘书把一份备忘录送到他面前。佐藤看完备忘录后,脸色顿时变了,只见上面写道:“基辛格博士于7月9日至11日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尼克松总统将于明年5月以前访华。发表时间为日本时间上午11时半。”佐藤连忙看手表,11时27分,离发表仅剩3分钟。

经过两国政府和民间的共同努力,中日复交终于到了瓜熟蒂落的收获时节。然而,对此国内不少人一时还难以转过弯来。曾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中国民众,甚至一些党和政府的干部,对恢复中日邦交、放弃战争赔偿等问题,需要有一个认识过程。

第二天,周恩来召集外交部及有关外事、宣传部门负责人开会,研究田中讲话,商讨推进中日关系问题,指定姬鹏飞、乔冠华、廖承志、韩念龙等人组成日本组。当时到中国访问的日本朋友特别多,周恩来白天接待外宾,夜晚召集姬鹏飞等人开会研究中日恢复邦交问题,或者带姬鹏飞等人一起到毛主席住处汇报。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从中、日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及亚洲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的大局出发,提出了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目标。然而,战后的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1952年4月,吉田茂政府同台湾当局缔结了所谓的“和平条约”,宣布建立所谓的“外交关系”,公然对新中国进行挑衅,为中日邦交正常化设置了严重障碍。

这则消息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他绝对没想到尼克松会把日本撇在一边,事先既不联系也不商量便密派基辛格作为其特使访华,并决定自己也亲自前往中国访问。仅在八个月前佐藤赴美访问时,尼克松还向他保证:“关于对华政策将来的发展,将继续与贵国密切联系和协商。”如今,尼克松这种撇开日本决定访华的做法使佐藤政府陷入尴尬境地。

1972年9月初,周恩来阅改了外交部起草的《关于接待日本田中首相访华的内部宣传提纲》。在提纲中加写:“中日邦交恢复后,在平等互利、互通有无的原则基础上,将进一步发展中日经济交流……所有这一切,都是符合中日两国人民利益的。”9月5日,他又为中共中央草拟转发《提纲》的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好好学习”,“作切实的宣传和解释,特别是北京、上海、天津等18个城市和郊区,要在9月20日前做到家喻户晓”。经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1972年9月8日以文件形式将提纲转发到全国县以上各级党组织。提纲说明了我国的外交政策和方针,向干部和群众做了正确认识中日关系重要性的思想工作,正确认识同资本主义国家当权者即“右派”打交道的必要性,为即将进行的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和田中访华做好思想准备。

展开剩余80%

在此情况下,中日关系不得不从民间入手,“民间先行,以民促官”,大力开展民间外交,以“渐进积累”方式为两国关系正常化创造条件。此后,中日两国的民间贸易和文化交流不断发展起来。日本人民要求恢复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呼声也日渐高涨,从而为两国关系在20世纪70年代取得突破打下了群众基础。

佐藤荣作是1964年11月出任日本首相的。上台前,他在对华政策上讲了不少漂亮话。可执政后却继续追随美国,亲蒋反华。因此,在他执政的7年零8个月之中,中日关系依然原地踏步,没有任何进展。美国总统的中国之行和《中美联合公报》的发表,给日本带来巨大的冲击。日本政界一批有识之士以此为契机,强烈要求日本当局迅速开展自主和平外交,改善日中关系。

1972年9月25日,田中访华成行。

周恩来在当月的9日、29日的两次外事活动中,公开表示:“日本在对华关系上出现了新气象,这是战后二十七年来日本政府第一次这样做,我们对田中政府这样做法没有理由不欢迎。”

1971年7月15日上午,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开完内阁会议,刚要走出会议室,他的秘书把一份备忘录送到他面前。佐藤看完备忘录后,脸色顿时变了,只见上面写道:“基辛格博士于7月9日至11日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尼克松总统将于明年5月以前访华。发表时间为日本时间上午11时半。”佐藤连忙看手表,11时27分,离发表仅剩3分钟。

田中首相上台,接受访华邀请

如果说,周恩来在处理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时总是从大局出发、向前看的话,那么,他对日本方面任何企图抹杀或美化侵华历史及其罪责的言行则毫不姑息。他对田中首相一段话的批评,就是这种态度的典型表现:田中在致祝酒词时就侵华历史说“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之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之意。”

周恩来总理有理有节地与田中首相谈判

这则消息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他绝对没想到尼克松会把日本撇在一边,事先既不联系也不商量便密派基辛格作为其特使访华,并决定自己也亲自前往中国访问。仅在八个月前佐藤赴美访问时,尼克松还向他保证:“关于对华政策将来的发展,将继续与贵国密切联系和协商。”如今,尼克松这种撇开日本决定访华的做法使佐藤政府陷入尴尬境地。

1972年7月,在中国问题上一筹莫展的佐藤荣作在一片反对声中,被迫辞去首相职务。接着,田中角荣在选举中获胜,出任新首相,并很快组成了田中内阁,大平正芳任外相。

翌日,周恩来在同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的第二次限制性会谈时说,田中首相对过去表示要深深地反省,这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但是,“添了很大的麻烦”这一句话,引起了中国人民强烈的反感,中国被侵略遭受巨大损害,决不可以只是说“添了麻烦”,最后,《中日联合声明》表述为“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1972年9月25日上午,日本国首相田中角荣、外相大平正芳、内阁官房长官二阶堂进等飞抵北京。周恩来、叶剑英、郭沫若等到机场迎接。这是战后日本首相首次访华。当天,中日两国领导人开始就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及其他有关问题进行会谈。

佐藤荣作是1964年11月出任日本首相的。上台前,他在对华政策上讲了不少漂亮话。可执政后却继续追随美国,亲蒋反华。因此,在他执政的7年零8个月之中,中日关系依然原地踏步,没有任何进展。美国总统的中国之行和《中美联合公报》的发表,给日本带来巨大的冲击。日本政界一批有识之士以此为契机,强烈要求日本当局迅速开展自主和平外交,改善日中关系。

在7月7日召开的第一次内阁会议上,田中就公开宣布“要加快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邦交正常化的步伐”。他还表示:“充分理解”中国政府一贯主张的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原则,即: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二、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三、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大平正芳外相说得更加明确:为实现邦交正常化,首相或外相有必要在某个时期访华。

也是在这次会谈中,周恩来针对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高岛提出联合声明中不必再提战争赔偿问题,因为日台条约已宣布放弃要求赔偿的权利的说法,郑重指出:当时蒋介石已逃到台湾,他是在旧金山和约后才签订日台条约、表示所谓放弃赔偿要求的。那时他已不能代表全中国,是慷他人之慨。遭受战争的损失主要是在大陆上,我们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想时日本人民因赔偿负担而受苦,所以放弃了赔偿的要求。事后,周恩来在一次国务院会议上就放弃对日战争赔偿问题进行说明:这也是鉴于历史教训和从中日关系的大局考虑的。此事不是他个人意见,是毛主席和中央做的决定。

晚上,在为田中首相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周恩来发表祝酒词,称赞田中访华“揭开了中日关系史上新的一页”。同时指出:“自从一八九四年以来半个世纪中,由于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使得中国人民遭受重大灾难,日本人民也深受其害。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样的经验教训,我们应该牢牢记住。”又说:田中首相就任以后,在中日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实现两国邦交正常化已经有了良好的基础。促进中日友好,恢复中日邦交,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现在是我们完成这一历史性任务的时候了。”

田中首相上台,接受访华邀请

为加速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步伐,周恩来作了一系列安排。10日,周恩来派中日友协副秘书长孙平化率上海舞剧院到东京访问演出,并指示孙抓住时机,争取向田中首相当面转达他的邀请:“只要田中首相能到北京当面谈,一切问题都好商量。”7月16日,周恩来在会见日本社会党前委员长佐佐木更三时又表示:“如果日本现任首相、外相或其他大臣来谈恢复邦交问题,北京机场准备向他们开放,欢迎田中本人来。”

也就是在1972年这个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年的5月18日,周恩来被确诊患膀胱癌。他以病弱之躯,超乎寻常的毅力支撑完成了从复交谈判到签署声明的一系列高强度工作。据《周恩来年谱》记载,1972年,他接待日本客人和涉日活动达到了创记录的64次!(摘自冯昭奎、林昶著《中日关系报告》,时事出版社2007年4月版)

田中在致词中说:“过去几十年之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之意。”据《周恩来与田中第二次限制性会谈记录》所载:第二天,在同田中会谈时,周恩来直率地提出:在昨天的晚宴上田中首相对过去的不幸的过程感到遗憾,并表示深深的反省,这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但是,“添了很大的麻烦”这一句话,引起中国人民强烈的反感,因为普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添麻烦”。接着周恩来据史讲理说:“日本攻陷南京,侵华日军屠杀了几十万名中国士兵和平民。侵华战争期间,1000万中国人死于日寇炮火之下,2000多万中国人民受到战争伤害,中国遭受3000多亿美元的财产损失。”最后周恩来理直气壮地问田中:“你是怎么想的呢?”并且进一步阐明:“添了麻烦”只是小过失的道歉,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日本人民也深受其害,用“添了麻烦”来表达,在中国人民中间是通不过的,而且会引起强烈的反感。田中当即承认“周总理讲的是事实,不容争辩”。接着对此解释说,从日文来讲,“添麻烦”是诚心诚意地表示谢罪之意,并且包含着保证以后不重犯、请求原谅的意思。27日,毛泽东会见田中时,也问到“麻烦”的问题。田中表示,日方准备按中国的习惯来改。

1972年7月,在中国问题上一筹莫展的佐藤荣作在一片反对声中,被迫辞去首相职务。接着,田中角荣在选举中获胜,出任新首相,并很快组成了田中内阁,大平正芳任外相。

日本方面的反应也是神速的。7月22日,大平外相破例会见了孙平化。孙平化转达了周恩来总理的邀请:如果田中、大平先生愿意去北京直接进行首脑会谈,中国方面表示欢迎。 8月11日,大平外相再次会见孙平化,正式表示,田中首相已决定访华,并对周恩来总理的邀请表示感谢。

周恩来总理正确处理战争赔款问题

在7月7日召开的第一次内阁会议上,田中就公开宣布“要加快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邦交正常化的步伐”。他还表示:“充分理解”中国政府一贯主张的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原则,即: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二、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三、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大平正芳外相说得更加明确:为实现邦交正常化,首相或外相有必要在某个时期访华。

次日,中国外交部部长姬鹏飞通过新闻媒介正式宣布:中国总理周恩来“欢迎并邀请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谈判并解决中日邦交正常化问题”。

现在有许多误传说中方无原则地放弃日本对华的战争赔款。事实真相是周恩来代表中国按照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和出于对日本友好的原则,做出了正确地处理。

为加速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步伐,周恩来作了一系列安排。10日,周恩来派中日友协副秘书长孙平化率上海舞剧院到东京访问演出,并指示孙抓住时机,争取向田中首相当面转达他的邀请:“只要田中首相能到北京当面谈,一切问题都好商量。”7月16日,周恩来在会见日本社会党前委员长佐佐木更三时又表示:“如果日本现任首相、外相或其他大臣来谈恢复邦交问题,北京机场准备向他们开放,欢迎田中本人来。”

8月15日,田中首相在东京的帝国饭店亲自接见了孙平化,正式接受访华邀请,并告之准备在9月下旬或10月初成行。双方商定,待访华日程确定后,再由中日双方同时发表公告。田中还表示,希望通过访华,一举建交。

战争赔款问题是中日会谈中的另一个难点问题。在田中访华前,中方已向日方正式转告,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中国准备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并建议将此写入双方联合声明。然而,日外务省条约局长高岛在商谈具体条文时却提出,联合声明中不必再提赔偿问题,因为它从法律上讲已经解决了,“日台条约”中蒋介石政府早已宣布放弃要求赔偿的权利。周恩来得知后向田中和大平提出:“我非常欣赏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所说的这样一句话,恢复日中邦交应从政治上解决,而不要从法律条文上去解决。从政治上解决,比较容易解决问题,而且可以照顾双方;如果只从条文上去解释,有时很难说通,甚至发生对立。”接着,周恩来批驳了高岛的说法,严正指出:“当时蒋介石已逃到台湾,他是在缔结旧金山和约后才签订"日台条约",表示所谓放弃赔偿要求的。那时他已不能代表全中国,是慷他人之慨。遭受战争损失的主要是在大陆上。我们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想使日本人民因赔偿负担而受苦,所以放弃了赔偿的要求。”“毛主席主张不要日本人民负担赔款,我向日本朋友传达,而你们的条约局长高岛先生反过来不领情,说蒋介石说过不要赔款,这个话是对我们的侮辱,我们绝对不能接受。我们经过五十年革命,蒋介石早已被中国人民所推翻。高岛先生的说法不符合你们两位(指田中、大平——编者注)的精神。”大平回答说:这个问题,在《联合声明》中我们接受中方的意见,打算按照这样表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的要求。”

日本方面的反应也是神速的。7月22日,大平外相破例会见了孙平化。孙平化转达了周恩来总理的邀请:如果田中、大平先生愿意去北京直接进行首脑会谈,中国方面表示欢迎。 8月11日,大平外相再次会见孙平化,正式表示,田中首相已决定访华,并对周恩来总理的邀请表示感谢。

9月21日,中日双方在北京时间上午10时在北京和东京同时发表公告:“日本国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愉快地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邀请,将于9月25日至30日访问中国,谈判并解决中日邦交正常化问题,以建立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关系。”至此,田中访华完全确定下来。

周恩来总理严肃书赠“言必行,行必果”

次日,中国外交部部长姬鹏飞通过新闻媒介正式宣布:中国总理周恩来“欢迎并邀请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谈判并解决中日邦交正常化问题”。

田中首相答词中的“添麻烦”引起中国人的反感

田中来华前,在公开场合曾多次表示“充分理解”中方关于复交三原则,但出于国内政治上的原因,日方始终没有对三原则之一的“"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应予废除”做出承诺。会谈中,日方提出期望对他们国内处境和困难给予照顾。因此,中方同意在联合声明中不提“日台条约”,而由日方在另外场合声明,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台条约”宣告结束。这样,剩下的问题就是日方在什么时候作此声明了。27日,周恩来在同田中、大平会谈时当面问道:从联合声明公布之日起,两国就建交了,双方互换大使需要多少时间?这句话实际是问日方何时采取废除“日台条约”的具体行动。大平明确回答:“我们有决心采取必要的措施。”周恩来表示满意。第二天会谈时,周恩来用中文写下“言必信,行必果”六字交给田中,田中也写下了日本旧宪法里的一句话“信为万事之本”交给周恩来。中日双方表明了相互信任的态度。现在中日关系的关键就在于日本政府领导人严守这“言必信,行必果”和“信为万事之本”的实际行动!

8月15日,田中首相在东京的帝国饭店亲自接见了孙平化,正式接受访华邀请,并告之准备在9月下旬或10月初成行。双方商定,待访华日程确定后,再由中日双方同时发表公告。田中还表示,希望通过访华,一举建交。

要到中国访问,对田中角荣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尽管从其就任内阁总理大臣到落实访华,仅短短两个多月,充分显示出他的政策决断力和行动力,但访华能否成功,谈判是否顺利,田中心里没有多大的把握。为此,他做了认真的准备,包括精神准备。访华前夕,他对大平外相说:“大平君,我们搞恢复邦交正常化问题,不知会怎样。人生一世,花开一季,人总是要死的,要死就一块死吧,我是有这个准备的。”

1972年9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签字仪式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周恩来总理、姬鹏飞外长和田中首相、大平外相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声明文本上签字。《联合声明》说:“自本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宣告结束。”“日本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决定自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起建立外交关系。”“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失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签字仪式后,大平外相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宣布: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台条约”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可以认为该条约已经完结,驻台湾的原日本大使馆处理善后事宜后将予关闭。

9月21日,中日双方在北京时间上午10时在北京和东京同时发表公告:“日本国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愉快地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邀请,将于9月25日至30日访问中国,谈判并解决中日邦交正常化问题,以建立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关系。”至此,田中访华完全确定下来。

在做好了精神准备的同时,田中对中国情况也有了相当的了解。他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国的书籍,其中包括《毛泽东,他的诗和人生》、《周恩来——中国幕后的杰出人物》、《周恩来谈日本》、《日中问题》以及《中国手册》、《中国指南》等。田中不仅研究中国,研究毛泽东、周恩来,就连当时的外交部长姬鹏飞也是他研究的对象。在经过一番精心准备后,9月25日,田中首相一行启程。陪同他来访的有大平正芳外相以及其他日本政府要员。

田中首相答词中的“添麻烦”引起中国人的反感

上午11时30分,田中首相、大平外相一行乘坐的道格拉斯日航专机在北京机场徐徐降落。身穿灰色西装的田中快步走下飞机,与已在那里等候的周恩来热情握手,历史在这一瞬间掀开了新的一页。五星红旗和太阳旗在机场上空飘扬,军乐队奏起了两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和《君之代》。中国人又看到了那面太阳旗,听到了《君之代》。这些在三四十年代对中国人民是侵略和灾难的象征,而如今却成为友好往来的标志,不禁令人感慨时代的巨大变迁!

要到中国访问,对田中角荣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尽管从其就任内阁总理大臣到落实访华,仅短短两个多月,充分显示出他的政策决断力和行动力,但访华能否成功,谈判是否顺利,田中心里没有多大的把握。为此,他做了认真的准备,包括精神准备。访华前夕,他对大平外相说:“大平君,我们搞恢复邦交正常化问题,不知会怎样。人生一世,花开一季,人总是要死的,要死就一块死吧,我是有这个准备的。”

当天下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田中角荣一行的主要官员。双方稍事休息后,接着在安徽厅进行了第一次正式会谈。会谈主要在周恩来、姬鹏飞和田中角荣、大平正芳之间进行。

在做好了精神准备的同时,田中对中国情况也有了相当的了解。他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国的书籍,其中包括《毛泽东,他的诗和人生》、《周恩来——中国幕后的杰出人物》、《周恩来谈日本》、《日中问题》以及《中国手册》、《中国指南》等。田中不仅研究中国,研究毛泽东、周恩来,就连当时的外交部长姬鹏飞也是他研究的对象。在经过一番精心准备后,9月25日,田中首相一行启程。陪同他来访的有大平正芳外相以及其他日本政府要员。

会谈结束后,日方发言人二阶堂进向记者发表谈话。他高兴地说:“这是一次历史性会谈。为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双方以惊人的坦率态度,就各自的立场和想法交换了意见。这次会谈非常有意义。通过这次会谈,我得到的印象是,田中首相这次访华一定会取得成功。”

上午11时30分,田中首相、大平外相一行乘坐的道格拉斯日航专机在北京机场徐徐降落。身穿灰色西装的田中快步走下飞机,与已在那里等候的周恩来热情握手,历史在这一瞬间掀开了新的一页。五星红旗和太阳旗在机场上空飘扬,军乐队奏起了两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和《君之代》。中国人又看到了那面太阳旗,听到了《君之代》。这些在三四十年代对中国人民是侵略和灾难的象征,而如今却成为友好往来的标志,不禁令人感慨时代的巨大变迁!

当晚,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欢迎田中角荣一行。在周恩来致祝酒词后,田中首相致答词。他在回溯了日中多年的交往历史以后,说出如下一段话:“然而,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意。”讲到这,刚才还在鼓掌的中方人员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宴会上的热烈气氛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显然,中国方面对田中“添了麻烦”这个轻描淡写的措辞很不满意。不过田中致辞结束时,中国方面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

当天下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田中角荣一行的主要官员。双方稍事休息后,接着在安徽厅进行了第一次正式会谈。会谈主要在周恩来、姬鹏飞和田中角荣、大平正芳之间进行。

第二天会谈一开始,周恩来对此发表意见。他严肃指出:“在昨天的宴会上,田中首相讲添了很大的麻烦,这一表达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感。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用‘添麻烦’来表述,中国人民是通不过的。因为‘麻烦’一词在汉语里意思很轻,普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添麻烦’。”田中解释说,从日文来讲,“添麻烦”是诚心诚意表示谢罪之意,而且包含着保证以后不再犯、请求原谅的意思,分量很重。他还表示,如果这样的表达不合适,可以按中国的习惯改。

会谈结束后,日方发言人二阶堂进向记者发表谈话。他高兴地说:“这是一次历史性会谈。为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双方以惊人的坦率态度,就各自的立场和想法交换了意见。这次会谈非常有意义。通过这次会谈,我得到的印象是,田中首相这次访华一定会取得成功。”

后来在起草联合声明时,田中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联合声明这样写道:“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当晚,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欢迎田中角荣一行。在周恩来致祝酒词后,田中首相致答词。他在回溯了日中多年的交往历史以后,说出如下一段话:“然而,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意。”讲到这,刚才还在鼓掌的中方人员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宴会上的热烈气氛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显然,中国方面对田中“添了麻烦”这个轻描淡写的措辞很不满意。不过田中致辞结束时,中国方面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

由于事先双方已交换了联合声明草案,意见比较接近,因此短短5天中,整个建交谈判比较顺利。不过围绕日台关系和日本侵华赔款问题,双方展开一番唇枪舌战,成为整个谈判过程中比较敏感和棘手的问题。

第二天会谈一开始,周恩来对此发表意见。他严肃指出:“在昨天的宴会上,田中首相讲添了很大的麻烦,这一表达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感。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用‘添麻烦’来表述,中国人民是通不过的。因为‘麻烦’一词在汉语里意思很轻,普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添麻烦’。”田中解释说,从日文来讲,“添麻烦”是诚心诚意表示谢罪之意,而且包含着保证以后不再犯、请求原谅的意思,分量很重。他还表示,如果这样的表达不合适,可以按中国的习惯改。

1952年日台缔约,建立了所谓的“外交关系”。此后,日台关系一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主要障碍。因此我方提出的复交三原则中,最后一条便是“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应予废除”,并要求在双方的联合声明中写上这条。但日方一再强调自身的处境和困难,请中方予以体谅和照顾。最后,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日方在联合声明的前言中重申“充分理解”我复交三原则,在此前提下,我方同意在联合声明中不提日台条约,而由日方单方面作出声明。于是,29日联合声明签字后,大平外相举行记者招待会,公开声明: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台条约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宣告结束。至此,这一分歧得到圆满解决。

后来在起草联合声明时,田中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联合声明这样写道:“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关于日本侵华赔款问题,早在田中访华之前,我方已向日方正式转告,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准备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并建议将此写入联合声明。我方之所以这样做,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想使日本人民因赔款而加重负担。田中首相表示,中国把恩怨置之度外,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处理问题,日本应积极地评价中国的这一友好表示,并对此表示深深的谢意。最后,在联合声明中载入:“中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

由于事先双方已交换了联合声明草案,意见比较接近,因此短短5天中,整个建交谈判比较顺利。不过围绕日台关系和日本侵华赔款问题,双方展开一番唇枪舌战,成为整个谈判过程中比较敏感和棘手的问题。

毛泽东:“你们吵架吵完了”

1952年日台缔约,建立了所谓的“外交关系”。此后,日台关系一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主要障碍。因此我方提出的复交三原则中,最后一条便是“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应予废除”,并要求在双方的联合声明中写上这条。但日方一再强调自身的处境和困难,请中方予以体谅和照顾。最后,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日方在联合声明的前言中重申“充分理解”我复交三原则,在此前提下,我方同意在联合声明中不提日台条约,而由日方单方面作出声明。于是,29日联合声明签字后,大平外相举行记者招待会,公开声明: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台条约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宣告结束。至此,这一分歧得到圆满解决。

毛泽东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高超的指挥者。他在9月27日中日建交谈判出现严重分歧、中日邦交正常化遇阻的关键时刻会见了田中一行。

关于日本侵华赔款问题,早在田中访华之前,我方已向日方正式转告,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准备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并建议将此写入联合声明。我方之所以这样做,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想使日本人民因赔款而加重负担。田中首相表示,中国把恩怨置之度外,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处理问题,日本应积极地评价中国的这一友好表示,并对此表示深深的谢意。最后,在联合声明中载入:“中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

田中和大平等在周恩来的带领下,来到毛泽东住处。刚一进门,毛泽东就说道:“你们吵架吵完了?”接着又说道,“不打不成交嘛!”田中首次领略到毛泽东的幽默、风趣,他惊叹毛泽东能够把重大的政治事件转换为轻松的话题。一小时的谈话,始终都在轻松、友好的气氛中进行。

毛泽东:“你们吵架吵完了”

毛泽东先是开玩笑说:“我是个大官僚主义者,见你们都见得晚了。”然后又称赞大平的名字好,是“天下太平”,说得大平在一旁喜滋滋的。接着又问起会谈情况,并说道:“总要吵一些,天下没有不吵的。吵出结果来就不吵了嘛!”

毛泽东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高超的指挥者。他在9月27日中日建交谈判出现严重分歧、中日邦交正常化遇阻的关键时刻会见了田中一行。

当时正在进行中的建交谈判,争论十分激烈,田中对谈判能否最后达成协议心里没底,毛泽东的这句“吵出结果来就不吵了”使他吃了定心丸。这清楚地表明一切都由毛泽东最后拍板,他为谈判最后达成协议开了“绿灯”。

田中和大平等在周恩来的带领下,来到毛泽东住处。刚一进门,毛泽东就说道:“你们吵架吵完了?”接着又说道,“不打不成交嘛!”田中首次领略到毛泽东的幽默、风趣,他惊叹毛泽东能够把重大的政治事件转换为轻松的话题。一小时的谈话,始终都在轻松、友好的气氛中进行。

毛泽东十分重视日方对侵华战争如何表态的问题,他问田中:“你们那个‘增添麻烦’的问题怎么解决的?”田中回答:“我们准备按照中国的习惯来改。”毛泽东进一步告诫说:“只说句‘添了麻烦’,年轻人也不会满意。在中国,这是把水溅到女孩子裙子上时说的话。”一句轻松的俏皮话,点出了问题的实质。

毛泽东先是开玩笑说:“我是个大官僚主义者,见你们都见得晚了。”然后又称赞大平的名字好,是“天下太平”,说得大平在一旁喜滋滋的。接着又问起会谈情况,并说道:“总要吵一些,天下没有不吵的。吵出结果来就不吵了嘛!”

在谈论了谈判中的关键问题之后,毛泽东开始海阔天空,古今中外,纵论天下。话题从中日两国的交往史,谈到两国政府间打交道解决两国关系;从日本天皇谈到中国唯一的天皇——唐朝第三代皇帝、武则天的丈夫高宗;从《四书》《五经》谈到家庭又谈到毛泽东的幼年时代。

当时正在进行中的建交谈判,争论十分激烈,田中对谈判能否最后达成协议心里没底,毛泽东的这句“吵出结果来就不吵了”使他吃了定心丸。这清楚地表明一切都由毛泽东最后拍板,他为谈判最后达成协议开了“绿灯”。

会见结束时,毛泽东指着周围书架上的书说道:“你们看,我是中了书毒了,离不开书,每天不读书就无法生活。”他又指着《楚辞集注》六卷说:“这套书是送给田中首相的礼物。”田中高兴地说:“多谢,多谢。您知识渊博,还这么用功,我不能再喊忙了,也要努力学习。”尽管田中一再谦让,毛泽东还是把他们送到门口,目送着田中一行离去。第二天,田中一行参观故宫。记者问大平,见到毛泽东有什么感想。大平说,毛主席有权威、民主,讲话很平易近人。

毛泽东十分重视日方对侵华战争如何表态的问题,他问田中:“你们那个‘增添麻烦’的问题怎么解决的?”田中回答:“我们准备按照中国的习惯来改。”毛泽东进一步告诫说:“只说句‘添了麻烦’,年轻人也不会满意。在中国,这是把水溅到女孩子裙子上时说的话。”一句轻松的俏皮话,点出了问题的实质。

在毛泽东和田中会见之后,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1972年9月29日,中日双方终于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周恩来、姬鹏飞与田中、大平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联合声明上签字。联合声明宣布:自该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宣告结束;决定自1972年9月29日起建立外交关系,并尽快互换大使;决心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建立两国持久的和平友好关系。

在谈论了谈判中的关键问题之后,毛泽东开始海阔天空,古今中外,纵论天下。话题从中日两国的交往史,谈到两国政府间打交道解决两国关系;从日本天皇谈到中国唯一的天皇——唐朝第三代皇帝、武则天的丈夫高宗;从《四书》《五经》谈到家庭又谈到毛泽东的幼年时代。

联合声明的发表使中日两国人民为之奋斗了整整20年的邦交正常化终于实现了。1972年9月29日这一天载入了中日两国关系的史册。

会见结束时,毛泽东指着周围书架上的书说道:“你们看,我是中了书毒了,离不开书,每天不读书就无法生活。”他又指着《楚辞集注》六卷说:“这套书是送给田中首相的礼物。”田中高兴地说:“多谢,多谢。您知识渊博,还这么用功,我不能再喊忙了,也要努力学习。”尽管田中一再谦让,毛泽东还是把他们送到门口,目送着田中一行离去。第二天,田中一行参观故宫。记者问大平,见到毛泽东有什么感想。大平说,毛主席有权威、民主,讲话很平易近人。

“他比尼克松勇敢”

在毛泽东和田中会见之后,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1972年9月29日,中日双方终于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周恩来、姬鹏飞与田中、大平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联合声明上签字。联合声明宣布:自该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宣告结束;决定自1972年9月29日起建立外交关系,并尽快互换大使;决心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建立两国持久的和平友好关系。联合声明的发表使中日两国人民为之奋斗了整整20年的邦交正常化终于实现了。1972年9月29日这一天载入了中日两国关系的史册。“他比尼克松勇敢”29日下午,田中首相一行结束了在北京的全部日程,由周恩来、姬鹏飞陪同,乘专机前往上海访问,然后再启程回国。在飞机上,田中、大平与周总理相对而坐。原先抱着“达不成协议就不回去”的田中,此时格外放松,不一会儿便鼾声大作,进入梦乡,让周恩来与大平交谈去了。飞机抵达上海虹桥机场后,受到上海市负责人及3000名群众载歌载舞的热烈欢迎。当晚,上海市举行盛宴欢迎田中一行。因中日两国已建立邦交,宴会的气氛显得格外融洽、热烈。田中谈笑风生,平时素不嗜酒、连喝几口啤酒都要脸红的大平也离开自己的座位,主动到全场每桌碰杯祝酒。田中对大平说:“没想到大平君这么能喝啊!”大平动情地说:“我已经完成了大事业,即使倒下化为上海的泥土,也心甘情愿。”翌日,田中一行结束中国之行,满载着访华的丰硕成果离沪回国。周恩来、姬鹏飞和6000多名群众到机场热烈欢送。田中紧紧地握着周恩来的手,表示“受到如此盛大热烈的欢送,很感动”,并请周恩来转达他对毛泽东主席的问候。他还向周总理发出了诚挚的邀请,希望他能到日本访问。

29日下午,田中首相一行结束了在北京的全部日程,由周恩来、姬鹏飞陪同,乘专机前往上海访问,然后再启程回国。

周恩来送别田中后立即乘专机返京。在飞机上,他欣慰地说道:“我们和日本是两千年的历史,半个世纪的对立,20多年的工作。今天,我们已经看到时代螺旋式地前进了。”对此,他十分欣赏和钦佩田中角荣的决断能力和超凡勇气。的确,从田中上台到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仅仅用了84天,这种破竹攻势就连日本国内也有“迅雷不及掩耳”之感。后来,周恩来在会见日本客人时曾高度评价田中。他说:“田中先生一上任就立即做出决断,恢复邦交,这是了不起的,值得称赞,他比尼克松勇敢。”从此,中日两国关系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飞机上,田中、大平与周总理相对而坐。原先抱着“达不成协议就不回去”的田中,此时格外放松,不一会儿便鼾声大作,进入梦乡,让周恩来与大平交谈去了。

飞机抵达上海虹桥机场后,受到上海市负责人及3000名群众载歌载舞的热烈欢迎。当晚,上海市举行盛宴欢迎田中一行。因中日两国已建立邦交,宴会的气氛显得格外融洽、热烈。田中谈笑风生,平时素不嗜酒、连喝几口啤酒都要脸红的大平也离开自己的座位,主动到全场每桌碰杯祝酒。田中对大平说:“没想到大平君这么能喝啊!”大平动情地说:“我已经完成了大事业,即使倒下化为上海的泥土,也心甘情愿。”

翌日,田中一行结束中国之行,满载着访华的丰硕成果离沪回国。周恩来、姬鹏飞和6000多名群众到机场热烈欢送。田中紧紧地握着周恩来的手,表示“受到如此盛大热烈的欢送,很感动”,并请周恩来转达他对毛泽东主席的问候。他还向周总理发出了诚挚的邀请,希望他能到日本访问。

周恩来送别田中后立即乘专机返京。在飞机上,他欣慰地说道:“我们和日本是两千年的历史,半个世纪的对立,20多年的工作。今天,我们已经看到时代螺旋式地前进了。”对此,他十分欣赏和钦佩田中角荣的决断能力和超凡勇气。的确,从田中上台到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仅仅用了84天,这种破竹攻势就连日本国内也有“迅雷不及掩耳”之感。后来,周恩来在会见日本客人时曾高度评价田中。他说:“田中先生一上任就立即做出决断,恢复邦交,这是了不起的,值得称赞,他比尼克松勇敢。”

从此,中日两国关系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文章出处历史趣闻历史(www.lishiqw.com)

编辑:财神国际官网登录 本文来源:中国和东瀛联合证明,周总理的对日外交

关键词: